实体经济

信心及景气

货币供应

商品价格

欧美债务困局难解,新贸易保护主义给国际商贸带来巨大的不确定性。中国投资增速回落,消费增速平缓;减税政策在经济降速周期内陆续出台。发展中国家市场,成为中国贸易及经济发展的关键领域。
中国经济增速持续放缓,采购经理人指数体现贸易冲突的后果;消费者信心指数回稳,物价平稳。房地产市场调控政策局部放松,房屋销售价格略有回落;房产税需厘清法理依据,并减少社会冲击性。
人民币汇率双向波动,有利于人民币融入全球经济体系。货币供应量增速受到控制、增量依然巨大,利率、存款准备金率等工具尚可使用。经济氛围转淡、外贸形势不明朗,企业债务违约风险持续上升。
欧美日借 QE 提振经济的策略、低迷的经济预期及贸易战的不确定性、局部军事冲突隐忧,推拉大宗商品价格。各国货币的内在价值缩水,黄金、原铜和原油等避险类、储备类资源和原料的价格仍在寻底。
评论